半世浮沉不由命,沧海一散敬红尘

2018-09-13 作者:释然*绽放   |   浏览(200)

窗外的雨,像是跟着我离开的城市一块远去,多想不再回来,又多怕又是同样的季节同样的阴雨不断。淋湿的短发,滴落额头,划入眼角,多不想认为是自己流下的眼泪,就连自己都不知道。熟悉的城市街角,熟悉的车水马龙,熟悉的红绿灯路口,走了无数遍,如今再也不想走过去,怕距离幸福太近,而只能想想从前,再不能相见。

背上行囊,踏上旅程,听着雨声,看着急速退去的高楼大厦,熟悉的,不熟悉的,在雨中淅淅沥沥哭出声响。最后的送别,我没成想是风景远送于千里守望。是一路雨声敲窗的温柔,顺着玻璃被风拉的好长好长的弧线留恋。是满车的陌生人初于第一次相见而流露一丝的关心眼神的探望。而我却未有感谢的举动,淡淡的忧伤在每一次服务区停歇的雨中低沉哀鸣,我慢慢走在雨中,多么亲昵,也多么惬意。

紧闭双眼,这一刻我就与全世界隔绝开来。在自己臆想的国度中,没有几分悲伤,也没有几分凄凉。而感动于一生中有那么一次不顾一切的勇气,也感动于彼此初见的阴云中含情脉脉的眼神。感动于那些牵手漫步之间的情意绵绵,也感动于那些繁琐的晚安问候里的冰凉与温暖。其实所有的美好都未带走,尽管有些东西沉没在心海深底,不准备打捞,也不准备祭奠。

睁开眼睛,心绪紊乱,我是该怨的。怨她告诉我等在春夏秋冬轮换之中,最后沉落于雨雪百花之下。怨她留住的牵挂而没有我的一丝身影。怨她不顾一切的回头而不能放下一切的跟随。能有什么法术,将这一场戏剧性的故事填词重写,或不见,或永远,没有离别,没有悲伤,没有眼泪和遗憾。

无数次强忍着要送出最后的祝福,可还是不紧不慢的想回头,伤的够彻底了,痛的够凄惨了,伤的够狼狈了,可依然不能忘掉那双特别哀伤的眼眸,失声痛哭而无能为力的眼泪,故作生气的脸颊上点缀的笑意,每一次欢呼雀跃里送出的那一件件尴尬到自己的礼物,每一次想要剪短而只为婚礼留住的长发,每一次犹豫到最后无法收场而真的不能收场的小任性。

直到真的要离开,豁然明白,幸福有时候开不得玩笑,爱情有时候受不了风寒,别人永远无法理解自己爱情的样子,随了他人意,背叛了一个人,也许是值了,也就不再互相纠缠伤害。而恰恰是那些圈外人不知道只有两个人相互舔舐着伤疤,最后还笑着说:“孽缘落幕,该死之人终没人海”。 我恨极了,又做不了反叛的举动,我怒极了,最后还是以君子坦坦而为应有的姿态。最后心中的埋怨随着一幕幕泡影的剧情荡然无存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