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院

2018-08-18 作者:[db:作者]   |   浏览(200)

三四岁的年纪,绝记是不懂事的。那时,还住在乡下老家。

老家的路,是没有任何修整的土路,下雨天,泥泞不堪;大风天,黄沙漫舞;艳阳天,烦躁闷热。可是,就是这样的路,依旧是那时最常游戏的地方。

我乡下的家,就在这条土路的尽头,一片低矮的石房深处。

一扇黑色掉漆的木漆大门,推开时,伴随着“吱呀”的声响,紧接着,映入眼帘的,是一片空旷的庭院。说是庭院,或许有些夸奖了,其实,也就只是地上打了薄薄的一层水泥的小院。

小院里,有长锈的钢管架起的秋千,有红色掉漆的陈旧机井(旧时农村家里都会有一口自家的井,有的还会架着一个水泵),有青石块磨平的“搓衣板”,还有一个个刨开的土坑。

小院很宽阔,至少,在小时候是的。我每天的生活,很单调,却很开心。

荡着秋千,笑得爽朗直率。压着机井,听抽水时低沉的活塞声响。玩着泥土,一身的污脏却乐此不疲。

记得,那时总会惹母亲生气,因为总是在小院疯闹得扰邻。母亲舍不得打,只好出门时,将我锁在家里。可是,窗户那么矮又那么宽,我又那么小,总能钻出来,然后在小院里玩闹。玩腻了,就哭。所以,那时候,大抵母亲回来时,我都是哭着的。

对了,小院里还有一只土狗。土黄色的,很凶,总被链子拴着。虽然我是主人家的女儿,却总是冲着我低呜着声音。早些时候,是很怕的。后来,年纪越大,便越是喜欢去招惹它。

六岁时,有一次惹母亲生气,母亲将大门挂了锁,出去了。我在小院里哭,却没人理。土狗懒趴趴的躺着,溜圆的眼睛总是盯着我。哭累了,我的胆子倒也大了。上前去拍它,它只是懒懒的抬抬眼,竟是悠闲悠闲的睡了过去。

呵呵~倒是条有趣的狗。

不记得被锁了多久,大概是半个小时,也说不准是一个小时,反正我是呆的腻了。我要逃出去。

那么小的年纪,竟然就想着跳墙了。我费劲的上了平房,从边上往下看,好高。可是,下去了,我就出去了。就是这样的想法,年幼的我,竟翻过了边上低矮的围栏,小心翼翼的踩着石墙的缝隙往下爬,结果,还是摔了下去,磕破了膝盖、手臂,殷红的鲜血渗了出来,我又哭了。

如今,早已不是那时,再去回想,倒是觉得好笑。才六岁而已,就这么从小院逃出去,是多么的傻气!

还记得,小时候,夏天的每个晚上,都会在小院里仰着头,数星星。总是数着数着,就错了,数着数着,就乱了。却还是乐此不疲。